41

推荐阅读:男欢女爱  福艳之都市后宫  少年啊宾全文  金麟岂是池中物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绝色偷香  

    乌云当空,风雨凄厉。窗外,“呜呜”怒啸的狂风正在不停肆虐。如黄豆般大

    小的雨滴借着风势“噼里啪啦”地击打在紧闭的门窗玻璃上。

    室内,我叼着正在燃烧的香烟,懒洋洋地斜躺在床。旁边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

    已经横七竖八地堆满了烟蒂。地上也还有几个空空如也的啤酒瓶。但我对此丝毫没

    在意,只是瞪着双眼,愣愣地盯着对面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机。

    此时是我再次来到宁州的第天下午。很不幸,从前天晚上开始,台风就降临

    了这座城市。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猛烈地暴风雨的我在整整观察了一天之后也失

    去了兴趣。就这样窝在宾馆的房间里足不出户。

    电视上正不断地滚动播放着关于台风的最新情况,根据播报,最快今晚,最慢

    明天清晨,这该死的台风就会离开,向北方继续移动。又一根香烟燃尽,我随即将

    它丢进了烟灰缸。然后起身来到窗前凝视着外面。

    此刻,那窗外是水的领地,是风的世界。但我也看到,就是在这如此恶劣的天

    气下,路上还是有些人,有些车在穿梭往复,行来驶去。特别是那些路人,或许因

    为忙于生计,他们穿着各色的雨衣,带着各式的雨伞,在这风雨交加之,就像一

    粒粒找不到位置的棋。还有不远处几幢灰色的建筑屋顶上,呆立着几只流浪的白

    鸽,满腹的心事,在雨里显得更加沉重。

    “莫听穿林打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

    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

    也无晴。”不知为何,我没来由地念起了苏轼所作的《定风波》。

    小的时候,当时还在县里商业局上班的我妈就开始督促我背诵唐诗宋词。那个

    时候我年纪小,对于她这种做法很是反感。所以背诵起来也是“小和尚念经,有口

    无心。”不过后来背诵的多了,这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古诗词也慢慢地印入了我的脑

    海之。对于我妈的这种要求也渐渐习惯,不在头疼了。等到随着年龄的增大,这

    些辞藻隽永,极富含义的诗词就更加吸引我了。

    比如这首《定风波》,苏轼这个人,一生宦海沉浮,仕途坎坷,虽然也有消极

    愤懑,但他始终保持乐观豁达的天性,胸怀坦荡。

    这首词便可体现他从容不迫的态度以及开阔的胸襟。让我这个现代人思之也不

    禁然神往,钦佩无比。

    “要是在古代,恐怕我也只能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穷酸吧!”内心这样

    自嘲的我苦笑了一会儿。接着又想着心事,现今我还是我,我妈也还是我妈。

    但一年来,她改变了不少,我亦是如此。再也无法恢复到当年那个纯真的童年

    时光了……

    第二天果然风去雨停,云开雾散。我也收拾了一下,到了午时分便出了宾馆

    房间,去楼下快餐厅吃饭。之后就坐上出租车去了市区解放路商业步行街。

    在那里,我游性十足的逛各种各样的商场店铺,瞧着琳琅满目的各类商品。

    不知不觉之就到了下午两点,有些疲劳的我随便地找了家咖啡厅,点了杯冰

    镇咖啡。然后便懒懒地靠坐在沙发椅上,就这样静静地休息着。

    没过多久,一个淡扫娥眉,略施粉黛,风姿绰约,手提几个品牌服饰包装袋的

    成熟女人走进了咖啡厅。看到这女人,让我睁大了眼睛。因为她就是被我偷窥到上

    次和我妈一起跟江辉,姚彪他们淫乱的范金燕。当我正想低头躲避时已经来不及

    了,只见已经发现我的她笑吟吟地朝我坐的位走过来。见此我也不在躲闪,怀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