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饯别

推荐阅读:金麟岂是池中物  少年啊宾全文  福艳之都市后宫  村长的后院  无敌小医仙  男欢女爱  

    美快要毕业了,阿宾和钰慧请了她和她男朋友去吃牛排,当作送别。

    那是一家中间等级的西餐馆,那天客人少少的,四人挑了个角落安静的座位,还算蛮有气氛。餐厅里摆设都很简仆乾净,餐桌著长长的桌巾几乎直垂到地上,他们相对面坐下,阿宾和美一块,钰慧则和学长同边。

    点完了餐,阿宾和钰慧都祝福她们前程万里,举起水杯象徵的碰一下。女侍陆续将沙拉、汤、主菜等逐样的送上来,四人一边用一边说话,谈起这将近十个月来的生活点滴,都感触良多,阿宾问了她们未来的计划,美笑而不语,只是痴痴地瞧著学长。学长说:“我当然要先去当兵啦,其他的现在谈都太早!”美说她已经在找工作,反正不急,可以慢慢挑,看起来是两人都没有什么明确的打算。

    钰慧话不多,大部份在听他们谈天,然后微笑的切著牛肉。忽然有一支手在她右大腿上摸过来,她知道那绝对不会是阿宾,显然是学长。她侧过头,用明亮的眼睛丢给他一个问号,学长却若无其事,还跟大家说著学校的趣闻。钰慧趁了个空,小声对他说:“你尽管摸,但是等一下要是和阿宾的手相遇我可不管!”

    学长也低声笑著说:“那我们兄弟正好顺便握个手。”钰慧啐了他一口,她这次穿的是长裙,学长的手只能隔著裙子摸,还好那桌布又长又大,遮掩了他的动作,别人也看不出来。钰慧吃了几片牛肉,小嘴还在嚼著,就放下刀叉休息一下,左手托腮,右手去和学长偷偷相握。学长左手在她掌心上写著,多半是之类,她只是觉得发痒,分辨不出确实的文字。过不久,学长轻轻拉著她的手往他那边去,钰慧害怕,但是又不方便挣扎,只好跟著他去,学长将她的手掌按到裤档上,钰慧就轻轻的在上面抚摸起来。

    但是钰慧也不能一直摸他,她还有牛排没吃完,于是她间中便缩手回来,切了切餐盘中的肉,递进嘴里,再又放手回去他的胯间帮他摸著。这样来回两次,第三次当她又放手回去的时候,居然摸到的是一根活生生的ji巴,原来学长忍不住偷偷的掏出来了,钰慧吃惊,但还是在ji巴上轻轻抚摸,那ji巴在一颤一颤的正兴奋著。

    学长的ji巴虽然挺起来,但是并不会很硬,握在手里不像根棍子倒像条橡皮管,钰慧的手便忙碌的一下子来用餐,一下子放到桌下帮他套ji巴,学长当然十分舒服,几次都差一点要忍不住射出来,可惜每到要紧关头,钰慧却刚好回去切牛排,等到再来又得重新培养感情,所以他的心弦也起起落落的,高低波动不已。

    终于正餐吃完了,女侍来收拾餐具,四人都要了热咖啡。

    咖啡还没送来之前,他们继续笑谈著,现在钰慧可以专心的为学长捋ji巴,弄到他意乱情迷。忽然阿宾一推椅子站起来,吓得钰慧连忙缩手。“对不起,”阿宾说:“我去一下洗手间。”美说:“等一等,我也要去。”

    他们相偕离席,钰慧吁了一口气,学长著急的去拉钰慧的手,要她进行未完成的工作。现在因为没有了顾虑,钰慧就很积极的套著,她看学长无力的闭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模样,她于是凑嘴到学长耳根边说:“学长乖!快射啊!”学长不支地呻吟,突然说:“小慧……舔……舔我!”钰慧说:“舔你?怎么舔?”

    学长指一指桌下,钰慧非常犹豫,但是看见学长那一脸焦急的可怜样,回头四顾一下没有人看见,赶快矮身躲进桌底,学长也将下身藉桌巾全部遮起,钰慧跪在地上,张开小嘴,将那已经很紧张的ji巴含进嘴里。学长的ji巴保持得很乾净,钰慧吞吐了几下,觉得gui头好像更大了一些,就用香舌绕著gui头滚动,学长受到刺激,右手扳著桌角,左手来按钰慧的肩,钰慧温柔的将他的手掌移到自己胸前,让他多一重享受。

    学长被吮的过瘾,手上又摸著钰慧的柔软乳房,真的就要完蛋,钰慧也发现他已经起了变化,舌头专门只在马眼上用功搅动,小手掌儿疾速的套动yin茎,要赶快将学长弄出来。这个时候,餐厅女侍却送来咖啡,她从容的一一在餐桌上摆好。学长虽然下身被桌巾遮盖,但是为方便钰慧的舔舐,姿势当然很诡异,这女侍兀自感觉到有些古怪,也不方便问什么,她放下咖啡,习惯性的说:“请慢用。”学长正在紧要关头,一脸茫然,喉咙忍不住发出闷闷的声音,那女侍以为他要说什么,便问:“先生还有吩附?”学长仍然声音模糊,那女侍有礼貌的弯下腰来,又问:“先生?”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