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垦丁之旅

推荐阅读:金麟岂是池中物  少年啊宾全文  福艳之都市后宫  村长的后院  无敌小医仙  男欢女爱  

    阿宾站在那里搓着手,十分的尴尬。

    他和钰慧,还有她们班的同学都在文强家集合,一大票人,包括淑华,dy,还有……还有小珠!

    阿宾差点一头撞死,小珠居然就是文强的女朋友,她偷偷瞄着阿宾一直笑,觉得很有趣,阿宾就浑身感到不对劲。文强只是奇怪,这小珠平时一张扑克脸孔,今天怎么这样快乐。

    好不容易集合完毕,文强租来二辆九人座箱型车,大家笑笑闹闹,驶往垦丁而去。他们在下午三点多出发,六时左右便到了垦丁,投宿在垦丁宾馆。

    晚上分配床位的时候,男生两间女生三间,阿宾和另外二名男同学睡,钰慧则是和淑华、dy同房。

    今晚是自由活动,吃过晚餐,钰慧想和阿宾谈谈心,却被dy拉着要去外面逛,而且故意不肯让阿宾跟,阿宾拿她没辄,只能孤独留在宾馆,幸好淑华跑来找他。

    “她们都走了,”淑华小声说:“待会儿来房间找我。”

    阿宾点点头,淑华就先一溜烟跑掉了。

    阿宾等淑华离开后大约十分钟,才若无其事的慢慢向楼上房间踱去。他顺着门号寻找,来到她们房门口,轻轻地扭开门钮,果然没上锁,他就一闪而入。

    淑华躺在床上,只穿着内衣裤,故意将灯全熄了,听到有人进门,知道是阿宾来赴约,便躺在床上不动,等他走过来。

    阿宾藉着昏黄的光线,看见床上的人用被单幪着全身,一动不动好像在睡觉,他想:“怎么这样快就睡着了?”

    淑华在黑暗中觉得阿宾上床来了,翻身就抱住他,热情的吻起来。

    阿宾上床以后也钻进被单,不客气的在她那滑溜溜的身体上摸着,这女孩实在够骚,竟然已经脱得一丝不挂,既然她这么急,阿宾便也赶快将自己的衣衫扒光。

    淑华边吻着边替对方脱衣服,他好像只穿着睡衣,一下子就脱掉了,她跨上他的身体坐着,拉起他的手来揉乳房,她主动的除掉胸罩,让那对敏感的乳峰能受到更细腻的疼爱。

    阿宾将自己脱光以后,又钻进被单中从背后拦腰抱住她,先在柔嫩的胸脯上轻佻的玩了一番,便探向地底深处,哇,湿湿漉漉黏黏滑滑一片,果然是绝世浪女。

    淑华又脱掉自己的三角裤,还是骑在他身上,用yin户去磨擦ji巴,ji巴就逐渐的硬起来。

    阿宾见她流了一屁股水,怕她骚过头,就侧躺着身,撩起她一条腿从背后将ji巴顶到穴口,往前一送,马上进去了半根,这穴儿又暖又紧,真是舒服。

    淑华扶正了ji巴,抬起屁股校正轨道,往下一坐就全部吞进去了。淑华想:“阿宾怎么变小了?”

    阿宾正打算再向前进攻,听到她娇声说:“你怎么又要了?”

    淑华点亮床头灯,阿宾也点亮床头灯。

    “你是谁?”淑华问。

    “你是谁?”插着她的男人问。

    “你是谁?”阿宾问。

    “你是谁?”被阿宾插着的女孩也问。

    这下可好了!

    淑华赶紧双手抱胸,可是这分明是多此一举,自己的yin户不是正被人家的ji巴插着吗?她知道被操错了,真是羞死人,可是既然生米煮成熟饭,阿宾也没来,这男的虽然比阿宾差一点,倒还可以将就,媚眼一抛,给他一个浪浪的微笑。

    这男人和新婚妻子从台北来垦丁度假,两人新烘炉新茶壶,干材遇着烈火,光只今天就作了三次爱。刚刚是和妻子战完,口渴出来投自动贩卖机要买饮料喝,没想到回去时走错房间,莫名其妙的和这位陌生少女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就干上了。这少女不仅容貌娟秀,而且曲线玲珑,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老实说美过自己的妻子,他今天几场拼斗下来已然透支,ji巴本来半硬不硬的,现在却一骨碌恢复雄风,在淑华穴中狠硬撑起来,还抖抖的跳着。

    淑华刚刚虽然慌了一下,转眼马上掌握了状况,而且感觉到身体里面的ji巴硬得扎人,显然这人已经被自己的美色所诱动,她伏身到男人身上,娇滴滴的说:“我们一定互相搞错了吧!”

    “搞错了……那么就将错就错吧!?”那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